​​

全世界新船出廠的處女航都是邀請女性為新船命名和擲香檳酒瓶這一習俗起初在西方國家盛行,後傳入我國。

文章源自:https://read01.com/zh-tw/ggRN26G.html#.WzhMutR97Dc

有關新船下水命名儀式的傳統及演變

差異以及變遷。

1、船舶下水儀式的歷史變遷

艦船下水儀式起源於古代人們對海洋的畏懼。有記載的最早的下水儀式出現在公元前3000年的古巴比侖。據流傳下來的一首敘事詩記載,當年主持下水儀式的人把3盆瀝青灑在船身上,並以公牛為犧牲敬獻神靈,以求保佑新船隻平安。後來,古埃及、古希臘和古羅馬把這個傳統繼承下來,在新船下水儀式上都要祈禱神靈護佑。在古希臘,參加下水儀式的人通常頭戴橄欖枝編成的花環、大口飲酒以向神靈表達敬意,同時,還要向新船身上潑水以表達祝福。

1675年,一艘23槳雙桅帆船在馬爾他下水,一名英國皇家海軍軍官對當時的場景做了詳細記錄:「兩位神父帶著一名僕人走上甲板,雙膝跪地祈禱了半個小時。隨後用手撫摸了每一個桅杆以及船上的其他幾處地方,將聖水灑在每個角落。在將這艘船推入水中之前,他們升起一面小尖旗,宣示這艘船已成為戰士。」

到了17世紀的歐洲,船隻下水儀式中的宗教色彩漸漸淡化。在英國,皇室人員或海軍高級官員逐漸成為下水儀式的主持者。比如1610年,「皇家王子」號炮艦下水時,主持者就是威爾斯王子和一位著名造船商人。

當時的儀式上有一個有趣的傳統:當新船沿滑道滑行時,主持者要象徵性地從一個金酒杯中喝一口酒,然後把杯中剩下的酒灑在甲板或船頭,空酒杯則如新娘捧花般被扔下船,誰搶到歸誰。後來,海軍造的船越來越多,金酒杯也越扔越多,造船廠受不了了,主辦者想了個主意:金酒杯照扔,不過要朝著事先安排好的一個網罩扔,以便回收再利用。到17世紀末,扔金酒杯的習慣終於被在船頭碰碎一個瓶子的「擲瓶禮」代替。當然,瓶子裡要裝上「洗禮聖液」。

初期的「洗禮聖液」通常由某種酒充當。比如,1797年美國「憲法」號戰艦下水時,艦長就在艦艏砸碎了一隻裝滿「瑪德拉」白葡萄酒的瓶子;1843年「普林斯頓」號戰艦下水時用的則是威士忌。除了酒以外,水,甚至果汁也能充當「洗禮聖液」。1858年美國海軍「哈特福德」號風帆戰列艦下水時曾被「洗禮」了3次:第一次用的是取自大西洋的海水,第二次是康乃狄克河的河水,第三次則是來自哈特福德(康乃狄克州首府)的泉水。

由於香檳被普遍認為是「酒中精華」,因此慢慢成為「洗禮聖液」的主角,「擲瓶禮」也就變身為砸香檳表演。20世紀20年代,美國開始了長達14年的「禁酒時期」,新艦艇的「洗禮聖液」因此受到影響,不得不回歸「以水代酒」。「彭薩科拉」號、「休斯頓」號兩艘重型巡洋艦都未能品嘗香檳的滋味,V-6潛艇下水時用的甚至是蘋果汁。

2、婦女主持命名典禮始於十九世紀初

二百年以前,婦女主持新船下水命名典禮還是一件不可思議之事。十九世紀初,英王喬治四世發布了一份命令,規定皇室中的婦女可以主持軍艦的下水命名典禮。從那以後,由知名人士的夫人或有名望的婦女主持下水命名典禮逐漸增多。1828年,美國首次由婦女為軍艦命名,1850年,商船也開始由婦女命名。而當時的王公貴族嬌生慣養,把瓶子準確砸在船頭對她們來說不是件容易的事。據記載,英國漢諾瓦王朝一位公主殿下主持「擲瓶禮」時,曾偏了準頭,瓶子被大力擲出後沒能砸中船頭,反而飛向圍觀的人群,砸傷了觀眾。事後,海軍部無奈地向這位無辜者支付了一筆賠償金。如今,由婦女為新船下水剪彩或為新船命名已成為一種習慣。[1]

3、擲瓶禮源於人們的航海平安願望

還有一種說法。據說在科學技術落後的古代,船員遇難事件頻發。每當遇難時,船上尚活著的人便只能將要說的話寫在紙上,裝人香檳酒瓶,封口後拋向大海任其漂流,希冀能被其他船隻或岸上的人發現。所以每當海上風暴驟起或航船逾時未歸之際,船員的家屬們便集結於岸邊,祈禱、期盼親人能平安地回家。然而殘酷的事實總難以符合人們這一最基本的願望,往往在絕望僅能偶爾見到令人心碎的香檳漂流瓶。於是便有了開頭所說的擲瓶禮,祝願海上不再有那樣的漂流瓶;並使酒的醇香布滿船頭,驅邪消災。所以香檳在船頭摔得越碎越好,預示這艘新輪船將永遠航行平安。如今,海難雖已基本杜絕,但擲瓶的習俗卻依然存在,只是演變為其有傳統色彩的喜慶儀式罷了。[2]

4、稱船舶為「她」的由來

世界上港口的航道都設立了讓船舶安全航行的浮筒(英文Buoy,與男孩boy諧音)。國外流傳著這樣一個航海典故:造船工匠塑造了她(船)纖細的腰段,她的外表被塗抹了油漆,打扮得非常優雅、漂亮,她展示了她的優美、玲瓏的曲線和身姿,連她的臀部都富有性感的吸引力,很耐看。她(船)總是在大海、大洋中忙忙碌碌地航行,經常有一幫男人圍繞在她的身邊。當她遠航歸來進入港口時,總是對著浮筒航行。通俗地解釋:當美麗的海上公主回歸幸福的港灣時,她撲向鍾情於她、在港灣航道迎接她的「男孩(Buoy)」。

航海習慣上,船舶的性別是陰性,稱呼船為「她」而不能用「他」。由此,航海習慣上相同類型的船舶不能稱「兄弟船」,而是應該稱呼為「姊妹船」,大概基於這個緣故,所以全世界新船出廠的處女航都是邀請女性為新船命名和擲香檳酒瓶這一習俗起初在西方國家盛行,後傳入我國。

評:當初剛開始用女性作為船舶命名儀式的主持人時,想必也一定會遇到一些人士的異議。而一旦船舶在海上真的發生了問題,那麼人們也必將會將該問題歸罪為沒有按照傳統而導致的神靈震怒。雖然技術進步在不斷減弱航海的不確定性,但只要人們還沒有完全征服大自然(或者永遠不可能征服大自然),那麼祈禱的儀式就不會消失。但一定要知道,這樣的儀式會發生變遷,也會各有差異。所以,應該做到入鄉隨俗,並對因時因地而發生的些微改變採取寬容的態度。